星语墨雪

佣你入怀,满我空缺

翻相册翻到之前画的,然后又没有发上来的图图

刚才的居然没有发上来啊啊啊啊

第一张是勾了线的奈布
第二,三张是一起的,玛尔塔勾线了,奈布的背景伤痕什么的没画(不要问我为什么都差不多的姿势,不画不一样的,我画不出来)(原本想的是奈布伸手帮玛尔塔擦眼泪)
大概是游戏过程中墙塌了(?)(暂定的游乐场)然后奈布把玛尔塔推到旁边,自己承受更大的伤害。。。
第四张是之后的上药(从看点里看到的根)(然后打算咕咕掉后面的)

想看后续往下


因为正在换药,被亲了手就无意识的攥紧手里的绷带
奈:玛尔塔,你是想谋杀亲夫吗。。。(咬耳朵)
玛:你。。你。。你在动手动脚的我就叫艾米丽来了(脸红)
奈:有老婆了自然是要老婆上药啊 (蹭)
玛:。。。谁。。谁管你啊(打上蝴蝶结,转身就走)
奈:(一把拉回来,亲了亲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长官大人。。(吻上)你已经是我的了哦
玛:。。哼(嘟嘴)
奈:(抱紧蹭蹭)那媳妇我们睡吧。。。

这些是我吃的所有CP了,目前还没有雷的

佣你入怀,满我空缺

​佣空文(私设)

魔女空X寄生佣(狼人)

感觉我必须发了,不然可能要咕咕了/哭笑

1.初遇

     玛尔塔已经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从她父母的离世,再到贝坦菲尔家族的衰落,一次意外导致她变成了现在的状态,即使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她仍旧保持着父母离世那年的模样,看上去仿佛还是一个17岁的少女

      她从繁华的街市离开,进入森林的庇护,夜晚的林间有着三三两两的狼叫声和不知名的动物的吠叫玛尔塔坐在窗户前,一边品尝红茶的清香,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这是她保持了多年的习惯

    “狼崽子?”看着不远处树下缩成一团的不明生物和其身上少量的毛发,有些疑惑狼族为何会扔下自己的崽子,但还是起身出门,打算将其带回自己暂住的房子

     还未接近便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不禁使她皱了皱眉,想到了以前战场上的血腥味,微微叹了口气,走上前,这打算看看他是否还活着,便被其抓了一爪

    “嘶” 抬眼便看到他一脸凶狠的表情,爪子上还带有少许她的鲜血,两人对视着,良久,她开口“你身上的伤,不打算处理了?”

   面前的狼凶狠的看着她低吼着,一脸戒备

     两人对视了许久,他终是没支撑住,扑通一声,向前倒下,玛尔塔皱了皱眉,赶紧上前细细查看他身上的伤

   “这些伤口 。。。是枪伤啊” 所幸以前在战场上所学到的方法没有忘记,她找来以前治疗枪伤的药,快速的为其处理好伤口,却不敢离他太远,坐在床前,把玩着手上的药瓶,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战场

2.关于过去

     提起贝坦菲尔,无人不记得那个赫赫有名的军人世家,可是更多的是在叹息那个在多年以前衰落的这个家族

     玛尔塔 · 贝坦菲尔是家中的独女,贝坦菲尔上将便将希望压在她的身上,她不仅要学习英国贵族要学习的礼仪,还要学习军中的知识,以至于从小,军人的职责,军人的任务,都贯穿着她的思想,只是,对于陆军,她渴望的是天空,她渴望可以像鸟儿一般的自由

    终于,她挣脱了家庭的束缚,由陆军转了空军,归功于以前的训练,在各项测试中,她都位列前茅,原以为终于可以翱翔天空了,却因为她是女生,她只能做空军地勤,即使她是上尉了又如何,始终都无法飞向天空,每天与手中的信号枪为伴

     终于,前线的人手不够,玛尔塔奉命带着少量的医疗人员过去帮忙,临行时,她回头看了看待了很长时间的机场,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没有办法实现了

     入前线便相当于已经将命交走了,可是军令如山,她始终无法违抗,在那里也是玛尔塔第一次看到死亡从眼前划过,前一秒还在和她说话的人,转眼间就倒在了她的面前,然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的父亲为国捐躯了,就在她所在的战场上,倒下了

    在英国贵族中,大家都了解一点,贝坦菲尔家族是依靠着贝坦菲尔上将,因为在直系亲属中,年轻一辈只有一个独女——玛尔塔 · 贝坦菲尔

     贝坦菲尔上将的死亡,带来的不仅仅是贝坦菲尔家族的衰落,还有这场决定性战斗的失败

     玛尔塔虽然活着从这场战役中回来了,可是却被强行革职军中的一切事物,她回到家里,无论是谁都在强调,她做那些都是不得体的事情,不能继续,面对所有人的质疑,她敛眸不语

   ‘是啊,父亲已经死了,站在自己这边的母亲,却除了哭泣,什么都做不了,或者说,什么都不能做’

     玛尔塔花了很长的时间让自己变得像其他的贵族小姐一样,除了夜晚时,自己坐在窗户前看着天空,继续想着自己未完成的梦想

     直到有一天,她看着天上飞过的几只飞机,一向镇定的她慌了神

   “敌机,是敌机”她飞快的下楼“快躲起来。 。”还没有说几句便因为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耳眩晕了几秒,紧接着便是屋子开始坍塌

     玛尔塔再次睁开眼睛,入眼全是残垣断壁,家中的一切都成了废墟,只有少量的物品还保持着原有的模样,她从废墟里站起来,从一旁还保存完整的柜子的抽屉中,取出了自己银色的枪

     原本在这样乱的战争年代,她作为女人会更加的困难,但由于她从幼时就开始的训练,和在军校的各种理论知识,使她反而很好的藏匿起来。。。

    玛尔塔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费了些时间弄起来的屋子,摇摇头,试图将不好的回忆暂时遗忘

  “我究竟在想些什么,都过去这么久了”她拍拍脸,让自己振作起来,伸手揉揉小狼的头“这。。他是不是发烧了”

     皱皱眉,起身拿来酒精,用酒精擦拭小狼的脚垫、肚子以及耳朵,擦拭时看着他抖动的耳朵,伸手捏捏“噗嗤,好可爱啊”

     她一直等到他的头不再发热,才给他盖好自己的被子,趴在床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3.初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枝叶,在他们脸上映下点点金光,床上的他微微动了动眼睛,跟着又没有了动静,不一会儿,终于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刺眼的阳光,让他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然后尝试着再慢慢睁开,环绕着四周,最后眼睛看向了抓着自己手的女孩

     “。。人类?”他极力的抑制住自己因为看到人类而兴奋起来的本能,看着自己身上被包扎起来的伤口,在看了下她眼下浓浓的黑色阴影,将自己的爪子从她手中抽回,准备起身离开

     “唔。。”半睡半醒的她眼神很是朦胧,抬起手来揉了揉眼睛“醒了?”而后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在他还未反应过来前,就收回了手“真可爱”

      “。。可爱?”他的瞳孔微缩,冷冷的看着她,窗外的鸟不叫了,微风也不吹了,仿佛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半响他才开口

     “是啊,可爱”对于他说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决定不在可爱不可爱的话题上停留

     “不啊”她俏皮一笑,也不做过多的解释,转身走进了厨房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变成了人形,只是头上仍有一个狼头,他跟着她的后面,走进厨房“。。我是狼人”看了她一会后开口“你应该知道狼人的恢复速度很快,只要不致命,段时间内就可以完全恢复”

     在他面前做饭的玛尔塔终于回头看向了还没自己高的小狼人,再一次快速的伸出手去摸他的头“所以呢”

     “所以,我不会算作你救了我”他冷漠的躲开了她的手“下一次,如果不想你的手受伤,就别摸我的头”

     “嘛~真是不可爱。。”她缩回手,嘟着唇

     “本来可爱就不是形容狼的”他不满的打断她接下来的话

     玛尔塔眨巴眨巴眼睛,将早餐弄好,装进盘子中,再倒上两杯刚热的牛奶,放到桌上“那么现在就来陪我吃个早饭吧”

      他站着不动,依然是冷冷的望着她“我是狼人。。我吃的。。你应该知道是什么 ”
    
     “我当然知道,狼人沉迷于人肉及其它动物的生鲜血肉,尤其非常喜欢找人类下手。。”玛尔塔扭头看向他,看着他逐渐警惕的样子,微微一笑,“不过,想让狼人不食人的方法,就是让他在人形时吃饱,对吗,小家伙”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人?我也想知道呢”她苦笑着,默然的看着窗外“。。只是活了很久的人罢了”

      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想要了解面前年轻的女子,想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想知道她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样子,为什么却说自己活了很久,想知道她的眼睛里为什么总是如此的哀伤。。觉得她身上被蒙上了很多层纱,让他看不懂“。。奈布 · 萨贝达”看着她不解的目光,他再次开口“我的名字,奈布 · 萨贝达”

    “既然认识了,那就一起吃饭吧,奈布”她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那一刻,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漏到她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成为他记忆里最美的风景。。

4.

     不知是谁提起的,从那天之后,奈布便留在了玛尔塔的家中,跟她一起生活,跟她一起种种水果和各种菜

     “为什么不直接去买呢,你不是有钱的吗?还有一些是以前的古币,根本就不用自己种地,想要的话买就行了”

      “我只是。。”玛尔塔顿了顿,“我只是想多感受感受她们生长。。而已”只是想感受一下在自己身上感受不到的生长。。

     “可是还不是要被吃掉”奈布托腮看着正在喝茶的她

      “那也是他们的一生”玛尔塔往杯中加入一块方糖,看着方糖在红茶中逐渐消融,消失

       “哼,如果真的要这样说,那也应该由他们定才对,你们人类就是这样,不同于自己的都是异类,都要被杀”他的目光逐渐冰冷,虽没有看着她,可是她依然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那浓浓杀意

       “也是有好的”她将手中的茶递给他“虽然如此,但还是有善良的人存在”只是我们不曾遇到,了。玛尔塔垂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在一处呆了十几年就会搬家,也不会有人能接受的了几十年仍然是年轻样子的人吧

      “哼,怎么可能,善良?那也是建立在不伤害他们利益的情况吧”奈布对此嗤之以鼻“都能对我这幼崽下死手的人,怎么可能善良”
        想到那天的事,玛尔塔沉默了,的确,对年幼的他都能下手,也是过分了,如果没有遇到自己,只怕他真的会死,虽然说的是可以自己恢复,可是一旦是银做的武器,就和人类受伤一样了,那样的伤口,如果不是自己备了药,只怕恢复都很难

       “。。喂,中午我们吃什么”也许是她过于沉默,让他有些难受,扭头开口打断了这个话题

        “你想吃什么?”她抬头微笑,看着他脸红红的,让玛尔塔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捏了捏他的脸

        “你以为我是宠物吗?!”一爪子拍掉她的手,捂着被捏的脸快速的站起来

       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那你想吃什么,要吃肉的话就要自己去打猎物”

       “。。你不是养了鸡和兔子吗”他一愣,随后直接问道,刚刚还看到她去喂食了的

        “别想着祸害我家的动物”她敲了敲他的头“想要吃肉就自己去找”话虽是这样说,不过她还是等喝完了茶杯的茶便起身去换了一件衣服,然后拉着明显不愿意的小狼崽出了门

       “你。。你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快放开我”他满脸通红的被拉着走

        “哼,就算是授受不亲吃亏的也是我,你着什么急,更何况你现在也不大”玛尔塔不以为意的说到自从经历过那些事,自己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不必要的事情“再说了,你伤都好这么久了,还想在我家白吃白住吗”

       “那你也不能把我往水里带!你不知道我怕水吗!!”

       “这样啊,可是,我打算让你抓鱼吃呢”玛尔塔微笑着看着还在挣扎的他

       “不不不,你别想,我是不会。。”

       没等他说完,玛尔塔直接把他推到河里,然后看着他挣扎,扶额道“。。。这个河没那么高,你站起来也只到你腹部”

       听到她这样说,他赶紧站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这还用说?一看就知道了,你刚刚究竟在想些什么”她叹了口气,把桶放在旁边的地上“那么,午餐的鱼就拜托啦,弄几条就回去吧,我有点事,一会回去”玛尔塔和奈布分开后便直接去了小镇里买了一大块肉和一些腌肉回家

      “还没回来吗?”她将手中的东西放下,想了想,开始往那边走“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等玛尔塔到附近的时候就看到奈布在那条很浅的小河里玩水,旁边的草地上还有几条鱼蹦着想回水里,玛尔塔叹了口气转身回去了“算了,还是让他再多玩一会吧”

        在玛尔塔走了以后,奈布从水里走了出来,继续打算跟那两只兔子玩玩,然后就能吃了
        “玛尔塔!看,我们可以吃这个了”玛尔塔的晚饭做到一半,虚掩的大门就被奈布一脚踹开,高举着提着两只兔子的那只手
       “。。你不是去玩水吗”玛尔塔从他手上把兔子拿走,然后出门扔到了自己养兔子的地方

       “你干嘛呢,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抓到的”奈布看着她扔兔子,整个人一懵,然后赶紧扑过去看自己抓的是哪两只

       “你要是真想吃兔肉,过两天我把老了的兔子给你,这两只才多大,你就想吃了它们”玛尔塔将掉落的散发用手往上捋了捋,看着一脸不服气的奈布,“不行?”

      “不行!!这可是我抓了好久的,凭什么要换成老的兔子”奈布不高兴的瞪着她,“而且小的兔子比老的好吃”
【玛尔塔:小孩子不听话怎么办,在线等,急】

        “打一架呗,打赢了就让你吃”玛尔塔表示拐个弯的哄孩子,不如直接打一架,打到他听话就行了

      “你?我可是男人”奈布叉腰

      “可是你这样。。。再怎么算也是小孩吧”玛尔塔比了比奈布才到自己胸口的身高

     “哼,我不和女人打”奈布扭过头,刚刚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她受伤后的样子,他才不想说是不想让她受伤

       “那你就吃老的兔子啊”玛尔塔敲了敲他的头,见他没说话,便开口道“那就这样定了”

      “知道了。。。”面前的少年微微嘟着嘴,满脸的不开心

      “那就赶紧回去吃饭吧”玛尔塔笑着揉了揉他的头,‘毛茸茸的,手感可真舒服’

       “哦。。。”奈布嘟着嘴,却又在吃到肉的时候明显开心起来

      “你吃那么快干嘛,这一堆都是你的”玛尔塔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奈布,将厨房里做好的一大盘肉也端了出来
        ‘是不是这段时间让他吃太多素了?果然狼人还是得吃肉吧。。。。’玛尔塔托腮边看着他吃边想着

5.
      一直都是阳光明媚的天气,突然间下起了雨,连带着几声惊雷,让奈布从梦中惊醒,他看着黑暗中的一切,时不时的闪电将房屋内照亮,又在下一刻重新回归黑暗,窗户已经被大风吹开,冰冷的雨水打湿了他身上的毛发,即使他早已浑身冰冷,也没有离开已经被淋湿的床褥,只是独自一人蜷缩着

      “不。。不要。。。”他弱弱的开口着,眼睛里满是恐慌,仿佛透过着一闪一闪的房间,回想到了什么

      “喂,窗户怎么一直在响啊,你怕不。。奈布?”玛尔塔听着窗户被风吹后反复打在墙上的声音,不放心的推开门过来看,就看到床上缩成一团的奈布

       “你怎么了?”察觉到了他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她打开灯小心的往床边走

       “走开!滚!”他察觉到了她的行动,对着她吼着,像是露出了獠牙的饿狼,冷冷的看着他,仿佛只要她再做什么就会直接扑上去,撕开她的身体

       “。。。奈布,我是玛尔塔。。。唔。。奈布。。别怕,没事的”她快速的将他抱住,而在下一刻,奈布直接咬上了她的肩膀,爪子也在她身上留下了道道伤口,她忍着疼痛,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拍打在颤抖的他的背部,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头

    奈布却突然浑身一震,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身影模糊的女子,曾经这个女子温柔的慈爱的抚摸着他的头,心中,顿时出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情愫

  他好像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松开了咬着玛尔塔的口,手渐渐环上她的腰,轻轻舔舐着她肩上的伤口闷声“。。对不起,我。。。想起了之前。。”

       “如果我不那么弱小,我就能保护他们,如果我再敏锐一点,就不会让他们被发现,如果我。。。”奈布的身体颤抖着,苍白的面庞扭曲着,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双手紧握成拳,

      “别想太多了。。这都不是你的错。。。这一切也不是你能控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她皱着眉,时不时的深呼吸着,控制着自己,双手依然一下一下的抚摸着他

       奈布睁开了眼睛,接着头也微微动了一下,他的喉咙发出一个咳嗽似的声音,似乎想说话,却又吐不出一个字来

       “。。睡吧,一切都会过去的”玛尔塔微微扭头,在他的耳上印下一吻,轻声哼着不知名的曲子,奈布渐渐闭上了眼睛,沉入梦境

      玛尔塔哼着哼着,也闭上了眼睛,时不时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有气无力的靠着奈布,两人相互支撑着对方,一同睡去

画的不怎么好,字也不怎么好看,还请不要喷
相当于第一章吧。。。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弄。。。

P1佣空
P2玛尔塔
P3奈布
P4美智子
P5艾玛

其实应该520或者521发的然后我当时在画艾玛的忘了,22画的,可是由于自己的一些原因才到23的凌晨发图,对不起啦/鞠躬

图是QQ看点里的,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图...如果侵权了请跟我说哦,我直接删
画的忘羡,他们真可爱

原本打算吃的CP都截的,然而。。CP的皮太少了,然后只能意思意思把现有的拍了,因为最喜欢的是佣空,所以佣空的图多两张(弄完了发现正好一个tap一张图,嘿嘿)